健康知识网

还乡记 蒋立波

更新时间:2019-05-07 11:30:03    来源:今天文学    手机版

还乡记 蒋立波

今天文学 2019-05-07 11:30

还乡记:后视镜里的落日

后视镜里的落日,像一颗硕大的头颅

滚动在故乡的断头台上

农药的气味里,挖掘机沮丧于

已经没有多少乡愁可挖

酒桌上迟到的秘书,沮丧于一根格律的权杖

那伸得过长的手臂像非法的破折号

引申出一个“无主体”的深渊 :人皮绷紧的

天空。词源里无法查找的沃罗涅什

松开的领带,让中年的乡绅

拥有了一个伦理的喉结

蚕还在桑叶上爬行

一枚生锈的图钉,把陈旧的耻辱

摁入嵊州的一片桑园:一个桑葚喂养的共和国

地图过于辽阔了,以至那些积极的镰刀

也练就了新月的忧伤

后视镜里的落日,终于抹去垂死者的面孔

缓刑的犁沟

在严厉的逼迫中写下供词

鸟儿们组织的作协,刚刚结束了一场事先排演的座谈

一支刺鼻的烟囱,在向天空输诚

铁钳咬紧的落日,沮丧于一条无法申辩的

舌头。滚烫的弹道上

秋瑾刚刚追上了王金发

2014.10.19

西湖断桥左岸咖啡闲坐,与柳向阳、飞廉谈翻译与古典诗歌

窗外,细雨织起一件蓑衣;

枯荷,远远近近为西湖殷勤打伞。

来到左岸纯属偶然,而更多的时候,

我似乎习惯站在世界的右边,

正如在咖啡馆,我们点的是立顿红茶。

谈到古典诗歌,不可避免要谈到杜甫和白居易。

被伞柄所鞭策的驴子,给我们快递

一筐终南山的炭或“互文之雪”。

这个下午,当我把自己快递给古代,

湖边的塔尖,也在水波里

找到暮年的影子。

谁说过,翻译就是失去?

西湖的雾霭和水汽,至今拒绝翻译。

因为翻译建立于绝对的信任,像一片片桨叶

瞬间唤醒一只在古典中沉睡多年的蚱蜢。

“而在一座桥断裂的地方,

河南和浙江,李商隐和吉尔伯特,

正取得秘密的联系……”

一个韵脚,召唤着我们进入存在。

在互文中,断桥和残雪

开始交换词的鳞片。

2015.12.19

2016.2.10,改定

▎桥上

在桥上,我关心的是桥下的事物:

游鱼,水草,深埋的淤泥;一条黑暗中畅泳的蛇,

许多年前,它曾经像闪电让我的脚踵尖叫。

当然还有那些漂浮的塑料袋,

无视重力法则的泡沫板,废弃的避孕套,

淹死的猫和老鼠。

这是一条叫“苋浦”的内河,日夜押运着

这些城市的排泄物。它显然已经习惯

这分分秒秒的单调和枯燥,就像我们习惯于

制造更多的垃圾,习惯于日复一日的

屈从和愧疚。

齿轮在磨损。发条开始松弛。中年

被追逐到了危险的桥上。

我分明能够听到,扎啤在肠胃里奋勇前进的声音;

甚至叹息,分明也带上了城乡结合部的潦草。

相比于头顶的星空,我更关心坠落河底的星星;

相比于水滴的总和,我更关心每一颗水珠;

相比于统计学的清晰,我更倾心

淤泥深处的蚌壳和歧义。

而已经多久,我羞于说出爱?

因此我感谢今晚被驱逐到这里的夜宵摊,

感谢给我端来白开水的丰满的老板娘,

感谢陪伴我度过晦暗时光的你们。

当然,我也感谢刺鼻的油烟味,这生活撰写的另一份

授奖词,逼迫我报以温热的泪水,

让我敢于改写温茨洛瓦的诗句:每一秒,

我们都在与自己告别。

2015.7.16

乙未年十二月廿九下午,过郁达夫故居

1

铜像和他的影子,在共同享用这一年剩余的阳光。

青铜的鼻孔已经丧失嗅觉,几步之外,两株腊梅的怒放无人理睬,

像小语种的忧伤,遭遇结痂的审美。

2

他曾经出发的南门码头,已变成一个鱼市。

无党派的秤杆和老干部体的韵脚,

国家大事和漏网之鱼,每天清晨在这里讨价还价。

3

大门紧锁,锁住一棵芭蕉,满园草药,半册意识流小说。

铜像借用了他的身体和虚幻的名声,和岁末的风灌进耳朵时,那一点点痒。

那些扑向砧板的鱼,留下了满地的鳞片,在风中互相追赶。

4

而现在,我只看到一个老太太,在江边清洗一辆自行车(兴许是她孙子的童车);

一个救生圈,被禁闭在透明的盒子里面壁思过。

它唯一要救的,是否就是自己?

5

台阶把我的影子裁成一截一截,像岁末的阳光在给时间分行。

或许这样的时刻,人需要青铜一般的沉着和安静;需要

一颗枯柳般的心,把那一点点鹅黄藏得更深。

2016.2.7

▎孤松

俞家大院露台。不远处,一棵孤松兀立,

如废弃不用的天线。

但它分明还在接收那些不明来历的信号——

刑枷的啜泣、琴匣的哀鸣、斧柄的致歉和绞架收紧时

那一阵阵无声的战栗……

它为何只有孤零零一棵?在乱岗、孤坟和挖掘机之间,

像一场悬置的判决,只接受闪电的质询;

也像一柄剑,仍在刺向虚无的军械局。1

如果它开始朗诵,那一定是一首赦免之诗。

它代替我哑掉的嗓子说出了沦丧。

一管铜号的锈迹。瓦片上剥下的鱼鳞。

群山是本地听众,却四面八方,从无数个异乡赶来。

当它们抵达,一只替寂静圈地的饿鹰

开始啄食松针弹开的敌意。

松涛需要短暂的休息。那被反复投递的辉白茶,

开始具备一种地理学的霜迹和悲悯。

2016.4.23

2016.4.24,改定

1俞丹屏,浙江嵊州下王镇泉岗村人,著名辛亥时期实业家。曾随辛亥英豪王金发参加敢死队,在光复杭州时攻入军械局。俞家大院系其旧居所在地。

▎山脊线或一首诗

依稀记得,在山脊线上,有过一次短暂的争吵,

它发生在阔叶林与针叶林、

梦境与现实、身份与地域之间,

抑或是胡兰成与谢灵运之间,一副楹联的

上联与下联之间?而一首诗

自始至终沉默着,像一路上那些失去籍贯的岩石。

因为它拥有只属于它的边界和通行证。

它只被隐秘的积雪和方言所转译。

它随身携带的,是一块不断移动的界碑。

2016.4.23

诗性正义,或中午的餐桌

(游乱礁洋,致“原则诗群”诸友)

发烫的阳光下,机帆船切开大海的宁静。

这个午后有足够多的盐粒

用于腌制我从惶恐滩带回的惶恐。

巨兽的脊背微微拱动。有人

开始躺下来,聆听船底的低语。

没有录音,没有记录,但海浪的这份口供,

对我们而言仍然重要,因为它涉及到缄默的

深度、词的伦理与诗性的正义。

我想起中午的餐桌上,那一大盘牡蛎,

在镇长诗意的介绍里,看上去

就像一堆散装的乱礁。

它们一个个守口如瓶,似乎是在竭力攥紧

一份秘密,一个失传的原则。

“用力掰开它,里面的肉特别鲜美。”

这里自有一种引诱,让我们突破

修辞的禁忌,撬开坚硬的外壳,

去取回抵押出去的词。

沿着蓝色的脉管,缉私艇

穿过灯塔和鱼鳞之间歧义的部分。

取景框切换到两个小女孩,

一个捧着一本书,她轻声的朗读,

对应于晦暗水域的低音区;

一个抱着一只猫,像另一本安静的书,

用慵懒平息身体里的波涛。

在流亡的语境中,桅杆上飞起的海鸥则是另一个祖国,

或者另一个无法被惶恐减去的文天祥。

而我们都是余数,在乱礁洋——

一张随时要翻转过来的餐桌上,

我们都有一个家国,一首晕眩的诗,

需要重新组装。

2016.5.18

为黄公望隐居地的石鸡而作

(赠姚月,兼致永波、苏波)

一路上,总是有石鸡追随我们。

它们不屑于与青蛙为伍,不屑于

在庸常的田畴里,为农药喂养的水稻献唱。

鸣声铿锵、凛冽,森森然有金石之韵。

它们像是刚刚从黄子久的山居图里跃出,

还带着筲箕里漏出的米粒的清香。

总是有一种更大的矛盾,石缝里

隐逸与挣脱的持久的对峙;

总有一种复数的厌倦,为鲜甜的星光所孕育。

减速的激情,为随身携带的庙堂减去

一个多出来的观音;年轻的道士

在用旧的山川和烟岚里探测万物的回声。

农家乐的长廊下,它们还在你朗诵的童谣中

唱和或争辩,像是有一把幽微的锉刀,

锯开蛙皮下沉睡的道观。

而晦涩不是它们的错,正如唯物的卷尺

丈量不出现实褶皱里那隐秘的声带。

德语区里,格林拜恩与汉斯,拉出一条对角线。

2016.5.21

为一叶废弃的桨橹而作

有人带回野花的项链,以便

奇数的灵魂向沉睡的田野求偶;

有人怀抱枯槁的船木,一如抱回失传的琴,

那年迈的波浪仍在上面弹奏着童年,

练习与悲伤对称的技艺;

有人捡到一把手枪,可疑的准星像发烫的下午,

只对准自己:锈迹、尘埃和永远贫穷的光线。

而我觅得一叶桨橹,仿佛时间的片段,

一碎再碎,却分明还保存着水草的信任;

在江边的乱草丛,它和野鸭的窠巢、死去的鸽子为伍。

它分明还在划动,像一片翅膀,生出

另一片翅膀。我们身体里的水,在喧响中回答

那卷刃的记忆,为何神秘地向着

一本幽暗的航行日志弯曲?

我久久迷惑于那被历史省略的道歉,

搁浅的船舶,却还在乱石和淤泥中运送

国家猩红的铁,和源源不断的

——遗忘的肥料。

2016.3.29

2016.3.31,改

作者:蒋立波,笔名陈家农。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诗歌写作,曾获得浙江省首届大学生艺术节诗歌现场比赛第一名。著有诗集《折叠的月亮》《尚未命名的灯盏》,有诗作被译成英文和希腊文传播。

绘画:The Boat Studio,Claude Monet绘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今天文学其它文章

充满梦幻的时代

充满梦幻的时代

充满梦幻的时代 今天文学 2019-05-16 11:30 ...

2019-05-16 11:30:21
诗样年华 徐浩渊

诗样年华 徐浩渊

诗样年华 徐浩渊 今天文学 2019-05-11 11:00 ...

2019-05-11 11:00:54
英特纳雄耐尔 王安忆

英特纳雄耐尔 王安忆

英特纳雄耐尔 王安忆 今天文学 2019-05-09 14:26 ...

2019-05-09 14:26:47
还乡记 蒋立波

还乡记 蒋立波

还乡记 蒋立波 今天文学 2019-05-07 11:30 ...

2019-05-07 11:30:03
生活、书籍与诗——兼答读者来信

生活、书籍与诗——兼答读者来信

生活、书籍与诗——兼答读者来信 今天文学 2019-05-04 15:55 ...

2019-05-04 15:55:06
接近世纪初 王安忆

接近世纪初 王安忆

接近世纪初 王安忆 今天文学 2019-05-02 12:07 ...

2019-05-02 12:07:03
二月的折衷主义

二月的折衷主义

二月的折衷主义 今天文学 2019-04-30 11:06 ...

2019-04-30 11:06:24
重建象牙塔 王安忆

重建象牙塔 王安忆

重建象牙塔 王安忆 今天文学 2019-04-25 14:51 ...

2019-04-25 14:51:31
茹家溇 王安忆

茹家溇 王安忆

茹家溇 王安忆 今天文学 2019-04-18 13:30 ...

2019-04-18 13:30:11
大地的便条 赵四

大地的便条 赵四

大地的便条 赵四 今天文学 2019-04-16 11:30 ...

2019-04-16 11:30:42
今天文学
今天文学

最新文章